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

“死亡前3天犯病时,医务人员埋怨他装病、添麻烦。死亡前一小时又严重犯病,同监室人员两次按铃求救,医务人员在监室和医务室简单抢救半小时,送到医院后死亡。其中监控缺失了5分钟。”2月28日,湖北黄石的胡天胜说,他的叔叔胡某在黄石第一看守所羁押期间犯病死亡。

黄石市人民检察院曾向家属出具《被监管人员死亡检察情况通知书》(简称通知书),认定胡某系突发疾病死亡,并对死亡原因进行了鉴定,结论是重度支气管肺炎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。

“我们之前只申请鉴定了死亡原因,没意识到要对看守所救治过程是否有延误进行原因力鉴定。”胡天胜说,家里已聘请律师,申请对救治过程与死亡的因果关系鉴定。

湖北黄石前矿务局长看守所死亡被质疑延误救护 官方:系突发疾病 救护条件有限

胡某死亡证明(受访者提供)

对此,黄石市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,正在与家属方面沟通解决,“具体情况我会转达给院里领导,由对应发言人来回复。”

截至发稿,记者尚未收到相关回应。

矿务局局长因贪污受贿被公诉

羁押两年后在看守所内犯病死亡

2021年2月3日,黄石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(黄石矿务局局长)胡某,因涉嫌贪污、受贿被黄石第一看守所羁押。

《起诉书》显示,公诉机关指控胡某在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,伙同他人非法占用单位公房,违规办理房改手续,将拆迁补偿款127.82万元占为己有,个人实得28万元;侵吞集团救援费59万元,个人实得40.1万元;安排妻子“吃空饷”非法占有公共财产约20万元。认定胡某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206.88万元(个人实得88.16万元),数额巨大。

胡某的代理律师辩称,上述三项事宜中金额认定不当,胡某实际贪污金额总计应为44.83万元。

2021年3月17日,黄石市西塞山区人民检察院对胡某提起公诉。此后,胡某一直羁押于黄石第一看守所。2023年4月,黄石市西塞山区人民检察院作出裁定,因被告人胡某于2023年1月18日死亡,依法终止本案审理。

胡某的侄子胡天胜介绍,胡某死亡次日,看守所当面告知他们,胡某于1月18日凌晨1点17分身体不适,送入医院抢救至5点31分,抢救无效死亡。

此后两天,胡某家属两次到看守所看了相关监控视频,并做了笔记记录。

湖北黄石前矿务局长看守所死亡被质疑延误救护 官方:系突发疾病 救护条件有限

胡某家属对照监控做的笔记(受访者提供)

笔记记录显示,胡某2023年1月16日(死亡前3天)早上6点左右曾犯病,同监室人员说“病得不行了”“再这样下去不行”,之后按铃求救,9分钟后,医务人员进入监室将胡某抬到医务室,进行了掐人中、插氧、测血氧救护。期间,医务人员多次拍胡某下巴,喊话、询问、查看胡某意识,几次说到“气要大口呼”“搞得很可怜,其实没什么事”“天天这样搞,烦人”“像死了一样”“没什么问题,你自己装难受”“这里没什么给你处理的,我还有其他事”。

当天其他时间,以及1月17日整天,胡某大部分时间处于卧床状态,由同监室人员帮助喂饭、上厕所。

2023年1月18日凌晨,胡某出现在床榻上出现大幅度挣扎,试图起身后倒下。该过程持续50分钟后,同监室人员察觉异常,上前查看后两次按铃求救,并对胡某掐人中救护,但胡某未做反应。凌晨1点05分,医护人员进入监室,将检查仪器交给监室人员操作检查。之后1点08分至1点13分之间的监控视频缺失。

1点16分医护人员离开,6分钟后两名干警进入监室,4分钟后胡某被抬进医务室。医务人员检查胡某瞳孔、心肺,有人询问“是否有心跳”“死了”?

1点31分,胡某被抬出医务室。

家属质疑救护延误

官方回复“条件有限,系突发疾病死亡”

胡天胜介绍,胡某的死亡医学证明(推断)书记载,胡某因呼吸心跳骤停、大气道狭窄、甲状腺肿物死亡。家属与看守所沟通过程中得知,胡某在事发前11天曾因病送医检查,诊断有甲状腺左叶体积增大、喉腔狭窄等症状,医嘱要求进一步检查,但看守所未安排进一步检查。

“看守所说是1点17分身体不适,送医治疗后死亡。实际上,他们是1点17分拨打的120。从1点左右医务人员进入监室,到1点31把人抬出去,有半小时时间,中间还缺了5分钟。”胡天胜称,家属认为事发前11天有犯病记录,事发前3天严重犯病过程中,医务人员在监控中的话语透露出的厌烦、懈怠情绪,加上事发当天未第一时间送医,整个过程有延误救治的嫌疑。

“2023年1月21日,市检察院告知我们初步调查结论,认为看守所医务人员诊疗流程规范,抢救及时,胡某系突发疾病死亡。监控缺失的原因没给确切的解释。”胡天胜介绍,家属随后申请了死亡原因鉴定,检察院在2023年7月出具《通知书》,告知鉴定结论是“重度支气管肺炎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”。

湖北黄石前矿务局长看守所死亡被质疑延误救护 官方:系突发疾病 救护条件有限

黄石检察院书面回复(受访者提供)

胡天胜提供的一段一小时左右的录像显示,黄石市下陆区司法局一名负责人在2023年11月曾约见胡天胜,协商善后事宜。该负责人解释称,看守所条件有限,加上场地特殊,在押人员送医外出程序严格,导致了家属产生医务人员没有尽心救护、没有第一时间送医的感觉。“我个人表示同情,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。一方面现场救护设施有限,另一方面是医务人员的水平也有限,只能凭经验判断是否需要送医。里边毕竟不像外边的医院,救护过程中个人随口说的话,不代表他就故意在拖延。”

该负责人表示,他受委托与家属协商,可以争取28万元到30万元的人道主义补助,希望家属尽早将胡某火化。“按照规定,尸体已经检验,死亡原因查明,即便家属不签字也可以火化。”

胡天胜介绍,胡某遗体已经在2023年12月8日按规定火化,“我们咨询了律师,现有材料基础上可以做死亡过程是否有延误的司法鉴定,所以没有强行拒绝火化。现在正通过律师走控告程序,申请做这个鉴定。”

3月1日,封面新闻记者联系黄石市检察院负责此事对接的工作人员,对方表示“前两天才与胡某家属及律师沟通。我再跟家属确认下,他们是否真的要向媒体反映进行报道。”

随后,该工作人员留下记者联系方式,表示采访事宜需联系检察院宣传部门,他会将情况汇报领导,由专门的发言人回复。

截至发稿,记者尚未收到相关回复。